首 页 清华宾馆专栏 旅游快讯 走进婺源 精品线路 吃住婺源 话说婺源 玩在婺源 旅游景点 婺源摄影 徽州婺源 婺源周边 美图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婺源清华宾馆>> >> 婺源清华宾馆>> 信息发布>>正文内容

清溪萦绕 华照增辉

清华村史馆特刊

清华,以清溪萦绕、华照增辉而得名。唐玄宗开元二十八年(公元740年),朝廷决定建立婺源县,县治始设清华。唐宋时期,这里曾建有城墙、寺庙、宝塔、牌坊、书院等建筑。今天这里仍保留着较多的遗址古迹,从中可寻觅古村落悠久的历史与古朴的文化。

清华自古文风兴盛,代有名人。仅是宋代,仅是胡氏一个家族就有胡日新、胡彭年、胡安节、胡之纯、胡天矜、胡昶、胡闳休、胡汝奭、胡琏、胡炅、胡震、胡升、胡康侯等13人科举进士。

自古以来,清华就是商贸重镇,清华老街一直是婺北地区经济文化的交流地和商品的集散地。清华名人文化、商贸文化为代表的传统文化,精彩纷呈,熠熠生辉。

清华的传统经济以农业为主,经营项目主要是粮食和茶叶的种植,其次是副业、养殖业。清华街商业繁荣,商人分为行商和坐商,行商大多从商外埠,坐商则以街为市设铺经营。

清华人自古就有利用地域优势经营商业的传统。据1941年的资料统计,当时清华村423人(户主),从商者就有152人,主要从事商品零售业、茶叶加工业、饮食服务业、手工业和运输业。

 

过去清华的运输,有水、陆两个途径。在公路开通前的漫长岁月里,挑伕和船工是清华街的主要行业。如今这传统的运输行业已经消逝。

挑伕    

挑伕多是青壮男子从事的职业。他们缺少田地耕种,又没有本钱开店经商,只能凭肩膀力气挑担为生。也有的是季节性挑担,即农忙务农,农闲时出外挑担。

清华挑伕挑担走得最多的是下屯溪。从清华运去的是油纸伞、茶叶、土纸、京表纸等土特产品,运回的主要是布匹、煤油、食盐、白糖、糕点等食品和生活用品。运费工钱到屯溪一个来回,给八九斗米;有时付现钱,每100市斤12元,后来增至14元。清华运茶叶到休宁上溪口,每担2.5至4.5元。吃住开销一切费用由挑伕自理。清华到屯溪去5天,回来走5天,一般每天挑40华里。

挑伕的扁担很特别,多用楮树等杂木制作,两端分别钉有二三个突出的楔丁,承载货物的绳子可以随意摆放在楔丁之间,不会滑落。扁担中段上端还绑着一竹筒,下雨时伞便插在竹筒里,无须手拿,却稳当管用。清华的担杵,上端扁平形,略呈凹状,底端钉有铁锥和铁箍。行走时,担杵也可帮助双脚支撑地面,减轻压力。

船工

据1941年统计,清华有船工9人,东园有船工4人,西园坦有船工6人,双河有船工15人,寨山下有船工3人,横坑口有船工3人。

清华村南侧的东园洲一年到头有百十号船只停靠。在下街庙后堂的观音娘殿下,还有船工组织——船会。

船工很辛苦,撑上水船要背纤,过浅滩还要许多人抬船。船工长年在外漂泊,有时大半年才回一次家。从清华船运茶叶到县城,每担运费0.6元。

清华的船运埠头在东园石荩。当时船到之后,货物都由东园村的人包运,搬运费很高,村民戏称:“上午没钱买盐,下午有钱买田”。

 

红七军团清华战斗

1933年底,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形势十分危急,中共中央决定抽调主力红军一部,组建抗日先遣队北上。1934年6月下旬,红七军团改编为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向国民党统治地区进军,意图调动围攻中央苏区的国民党军队。   

1934年9月29日,在军团长寻淮洲、政委乐少华、参谋长粟裕、政治部主任刘英率领下,从瑞金出发的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艰苦转战,从安徽休宁县进入婺源东北部的段莘、溪头地区。

次日,先遣队向清华、浙源前进途中,在清华三望源附近,与国民党四十三旅阻击部队接战,激战数小时,傍晚击退国民党阻击部队,攻入清华。当晚,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在清华、新桥湾、岭下、沱口、里村等地宿营。10月1日,先遣队经沱川转向安徽休宁县境。

清华赶“瘟神”

1948年6月,皖浙赣根据地的熊兆仁得知国民党保安副司令孙立钧带领三省保安团要来“清剿”,当夜率部队冒雨直奔清华,在清华士绅协助下,打开了区公署大门,俘虏了孙立钧清华留守处的士兵。

孙立钧头天赶到白山扑了空,正准备往莒莙山“清剿”,清华送信的跑来说“清华留守处被袭”,火冒三丈,立即命令部队回清华。快到清华时,山坑报信的跑来,说新四军攻入山坑乡公所。于是匆匆追到山坑,又听说县自卫队原副大队长詹琪在虹关被捉,皖浙赣支队无影无踪了。孙立钧气得发了疯,命令进虹关村大搜查,翻箱倒柜,恣意抢掠,弄得鸡飞犬吠哭号连天,惨不忍睹。

孙立钧回到清华,了解了留守处被袭的详细经过,把全部火气撒在区长查广德身上,还以拖延输送给养为名,对乡长单赵文进行吊打,勒索敲榨了30亿元(法币)才消气。

查广德等人被扣押吊打的消息传开,清华士绅义愤填膺,连夜写了几十封控告孙立钧的信件,到处投诉,婺源旅居省内外的同乡会也上下活动推波助澜,官司一直打到省政府和衢州绥靖公署。迫使安徽省政府下令将孙立钧及“清剿”部队撤回屯溪,被婺源人骂作“瘟神”的孙立钧只好窘迫下台。

 

       名人风采

南宋军事理论家胡闳休,胡闳休,字良弼,著《兵书》2卷,陈述抗击金兵策略。随岳飞南征,撰《致寇》《御寇》,提出先安抚安抚不成再行讨伐,进成忠郎。著《勤王忠义集》藏于家。

 

师政治部主任胡英初

胡英初(1902-1928),清华上街人。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由李大钊介绍,在冯玉祥的国民军《西北日报》社供职,北伐战争中随军转战宁、陕、豫等省。1927 年 至杨虎城部任师政治部主任,参加中共皖北特委,任宣传委员。1928年初,参于领导皖北土地革命大暴动,在反“围剿”战斗中被俘牺牲。

 

黄埔教官胡宗陈

 

胡宗陈(1897-1932),原名光姚,别号勇生,清华上街人。先后毕业于安徽陆军武备学堂、南京陆军第四预备学校、日本陆军步兵学校(第16期)。历任黄埔军校教授部战术教官、团参谋长、黄埔军校总务科科长等职。1926年秋随军参加北伐战争,历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司令部总务处处长、参谋本部第三部副主任等职。后任南京国民政府军委高参,中将军衔。1932年春病逝。

 

 

 

胡植奎千里寻母

这是《婺北清华胡氏宗谱》记载的一个真实的故事。

胡植奎母亲庐氏是广东人,随经商南粤的父亲嫁来清华后,挂念远方的老母,几次想回广东探望都没走成。植奎八岁时,父亲因病去世。为尽孝道,胡植奎12岁去江西学生意。当时他要供养两位母亲,他母亲庐氏是父亲的小妾。后来母亲想减轻家庭负担,也为了圆自己探望老母的夙愿,回了娘家。广东年迈的老娘,得知女儿的遭遇,说什么也不让她回清华了。母女经常默默哭诉以泪洗面,只怨命苦。

 一晃三年过去了,胡植奎得知母亲一去未归,日夜思念。他虽然读书不多,家训中的“孝”字却时常在他脑海出现,寻找母亲尽孝道也日渐成了他的心病。于是他省吃俭用积攒盘缠,这一天终于踏上了寻母之路。他决心要找回母亲。他时而搭乘木排,时而搭乘商船,更多是问路南行,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到达广州。但是,胡植奎没有母亲的住址,偌大的广州人海茫茫,母亲在哪里呀!

他四处打听,可是找了半个多月,一无所获。就在他将绝望时,奇事出现了:他母亲庐氏听到了他的声音。这天他在一条小街上,求爹爹拜奶奶一遍遍向路人询问时,庐氏恰巧就在这道旁的楼上。卢氏忙下楼叫道:“植奎!”胡植奎望着母亲,大喊一声:“妈!”整个身子痉挛起来,放声大哭。卢氏也泪流满面,儿子小小年纪,从清华到广东遥遥数千里关山重重,要途经多少村庄,要跋涉多少山川河流……

母亲又回到清华,胡植奎便在广东经商,广东婺源两头走动,一家人其乐融融。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本文】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承办人:胡来富 备案号:赣ICP备19008072号
联系电话:0793-7244641 手机:13576333256; QQ:345079121
技术支持:SEYES J.and.H @2019-202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