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清华宾馆专栏 旅游快讯 走进婺源 精品线路 吃住婺源 话说婺源 玩在婺源 旅游景点 婺源摄影 徽州婺源 婺源周边 美图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婺源清华宾馆>> >> 玩在婺源>> 游记攻略>>正文内容

我说婺源(湖南娄底游客的婺源感悟)


 

我 说 婺 源
 
踏入家门,洗个热热的澡,打开以前应该完全不属于我的“爬山虎”(湖南娄底驴友社)的论坛,婺源之行的领队和它的核心队员的笑脸又漾在眼前了····
婺源行的收获,在山水,在心情,也在观世的感悟。山水之美,早有耳闻,于是即使身处其境,也并不惊喜万分。倒是一路上的所见所听所悟,让我玩味余久。
 
一 说婺源的旅游
 
即使去之前有些心理准备,婺源旅游之盛还是大大超出了我的想象。对于公路上长长的车流,我不惊讶;对于时常的堵车,致使有时要徒步走十来分钟才能到正常的下车点,我不惊讶,对小商小贩们把吆喝的摊位沿着李坑两公里的小桥流水一路从检票口蜿蜒至村口,我也不惊讶。但是,我惊讶于晓起的小巷小街上人群拥挤达到上海地铁上的程度,原先在上海豫园里人挨着人的境遇重演在这个原本偏村僻地;我惊讶于晚上七点10分,天已全黑,导游们还打起手电筒向游客们介绍李坑村头景色,这怎么看啊,我真不明白游客们居然很顺从;我惊讶于早晨6点55分,我就在李坑村中看到了第一队从镇里开来的旅游团队,根据我昨夜进李坑的经验,他们应该清晨五点半钟就要在镇上旅店起床了。我想,婺源之所以成为旅游胜地是因为它的宜人的环境、休闲的氛围、乡野的情趣,现在,来到婺源的游客们居然可以在伸手几乎不见五指时开始欣赏景色,在一派拥挤浮燥中放松心情,他们起早贪黑地休闲,他们勤勤恳恳地游玩,他们心急火燎地散淡,他们在左困右难中享受,在排挤开旁人后摆出陶醉的架势拍照。这一切,即使游客们麻木得没有说“不”,婺源也会良心发现、暗自着急:“我们”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游客受“伤”了,婺源其实也在受“伤”,我有时真担心原本习惯了宁静的乡村古屋、原本习惯了静谧的小桥流水,它受不受得住一排排的闪光灯“咔咔”地爆闪,它受不受得住一个个导游扩音器“哇哇”地吵扰,它受不受得住一台台超大型的旅游车“嗡嗡”地碾轧,这一切,倒底是谁之过呢…….
 
二 说婺源的风景
 
婺源的山水确实是不错的,即使人太多,扰乱了它;即使吆喝的声音太响,干扰了它,即使外搭的建筑太多,拆分了它。但它还是很美。这种美,让你站在李坑村里,随便哪个方位,都觉得景色宜人;这种美,让你即使是个生手,随便“咔嚓”一张,都觉得值得保留;这种美,让你随便在夜昼晨昏中把风观景,都会心为之一动。于是,在婺源,有一支蔚为壮观、乐此不疲的摄影队伍。在进村的古桥流水前,几乎时时刻刻有七八台照相机对着它作业,夜幕降临,几个摄影爱好者仍然手里提着三脚架和照相机还在寻寻觅觅。
人的本性是关注自己的,照相机的镜头首先对准的是人脸,但风光一好,人们就把山水也拉进了镜头里,而婺源的风光太好了,于是到了这里的人们,天平倾斜了,人,放到一边了,镜头只对准风景了。而且这拍照也是讲情绪的,婺源的核心景区美得让人情绪澎湃、兴致高昂,让人感到无处不可成景,无物不可入画。于是人们拍了大风光不过瘾,还要拍小细节:探出白墙头的一捧盛放的黄花就会吸引两三台照相机;拍了景物不过瘾,还要拍村民的生活:河边搓衣的农妇、端碗吃饭的小孩,撑杆划桨的船夫都为游客们津津乐拍;拍了村民生活不过瘾,还要拍那里的动物:小巷深处两只有点惊恐地看着人的土狗,晒谷坪里三五只略微摇摆的肥鹅,都变成了好题材;拍了婺源的一切不过瘾,还要拍外边去的人:拍不认得的美女摆POOS,拍古桥上观光的三三两两的游人,甚至拍那些用专业的姿势专业的相机正在摄影的人,这让我体会到徐志摩诗中的意境“你在桥上看风景,你却成了别人眼里的风景”。在平常家里不会多看一眼的景色人物,此时此刻突然都好看了起来,因为这一切有了一个美的大背景,在这个大背景下,婺源可以把所有的人和事都揽成为风景:观赏风景的游人们在婺源可以成为一景;为观赏风景的游客做服务工作的婺源人,可以成为一景:如锯香樟木的老汉、包青团的人家、撑木船的妇人,都能让游客驻足端详;当地为观光旅游服务所建的许多配套设施,也可以成为观光旅游的一景:像江湾在它的核心景区萧江宗祠附近沿江修了一排用于餐饮住宿的楼房,而这一排徽式建筑和着一江碧水、两岸油菜花又构成了如诗入画的一景,所有游人都会在此拍照留念,把它作为来到江湾一游的标志,惹得其他祖宗级的景点在里面顿足发急:“如何让这新来的抢了风头?”。于是,你不得不佩服婺源了,其他风景地的资源都是天设地造固定了的,而婺源不仅老本厚实,而且能现造、现添、现卖,而且它卖得越多的时候就是它添得越多的时候,这等本事,好生了得,谁个能有?!
 
三 说婺源的生意
 
来的人这么多,袋里都兜着一叠叠的人民币,婺源做生意的机会太多了。于是,那边的人,家家户户做生意:本地人做,外来户也挤着来做;大人做,小孩也跟着做;村民们做,和尚们也不耐寂寞一起和着做;路上做、屋里也做;陆上做,水里也能做。而且怎么做,都好做。
婺源人真有福气,他们周围的任何东西都可以拿来卖:自己周围的环境好卖,即使只看一看,每个来人可都是要掏180元的哦;自己正住着的房子好卖,不仅有人喜欢看,千里迢迢地跑来看,而且把门一开,就是一个店铺,省了多大一笔铺面费啊;自己平常吃的东西好卖,水酒装了桶就卖,平常吃的青团、油墩子,放到门口就有人卖;自己的生活习惯也变成了休闲情趣拿来卖,像坐船进出李坑,一趟五分钟就是十块;如果有人挖出山上的笋来吆喝,那一定会被人笑话生意做得太本分了,“看我卖个最时尚的!”于是把屋后地里长成的草与花,随手一挽成了一顶顶花帽子,拿到屋门前就卖;即使山上的一颗香樟树,扛下来也能卖,一片一片薄薄地锯下来,也要卖你一块钱!在婺源,钱会来得太容易,因此,这里原本诗书传家、耕读为本的子孙们即使从祖宗那里接着了淳朴血脉,也“迫不得已”增加了许多经商的基因。
“卖钱,卖钱!你不掏钱?哼,我也有办法让你掏出来!”在汪口,我们原本无心深看,进个门、打个转要就走的。“你想不掏钱就走?!没那么容易!”汪口人似乎早就参透了游客的心思,于是进门就给你一个大大的诱惑:在门口的标志性风景点免费照相,照片在后门处免费领取。于是我们队里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去照了一张相,并沿着长长的河流和小街,担着会赶不上集合时间的忐忑,一路紧赶慢赶地走了十几分钟快到后门处,才知道只能拿到一张一寸的微型照片。不过,工作人员大声宣布:有7寸见方过塑的大照片,装帧两页婺源的秀美风景照提供,当然,那是要另外掏钱的!至此我只能掏钱了,为自己的大照片掏钱,为婺源人的智慧掏钱,为这个一开始就为我们设下的局的精彩而掏钱,为自己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不懂得没有天上掉馅饼的道理,去贪这么点小便宜而掏钱。
该吃该住该买该玩而掏的钱都掏了,可婺源人知道你兜里还有钱,怎么办?不行,让你留着这点钱回家去岂不是有辱婺源人一世的英名?做个商人掏不出你的钱我就变个村里人来掏,做个村里人掏不出你的钱我就扮个僧人来掏!
在李坑,沿着进村的小河途经小桥处有座小寺:狮傩寺。狮傩寺首先向凡界众生宣布:免费提供三支香、免费提供你磕头时的敲盂服务、免费提供一条祈福的红带子。可是这些东西一拿到手上,敲盂的和尚自然而然地就问你是否求支签呢?求签就要解签,怎么解?敲盂的和尚一指,就在佛座的左侧,一排坐着七八个披袈的僧人,每人前面一张小桌子一个小凳子,等着你呢。解签是肯定要另外掏钱的,不仅如此,解签的和尚们在指点迷津、讲到关要处都会从身后摸出一副硕大的香来要你再掏钱请去敬佛,唉·····此时我感到,那一排桌子就像一排小摊贩,那七八个解签和尚就像七八个推销某种产品的传销人员,而那先前免费供香、免费敲盂、免费红带子、免费求签都成了烘托气氛、步步诱入、请君入瓮的过程,让你更加虔诚、更加欲罢不能、更加不好、不敢拒绝。至今想来,究竟是中国的大乘佛教已经思想解放到如此中国特色化了,把普渡众生的理念同市场经济结合得如此完美,还是婺源的村民们把生意做得如此出神入佛,拿起释迦摩尼、观世音菩萨都做道具来巧妙地让游客们掏钱呢?
不过话得说回来,婺源人还是不错的。我们坐玉山去婺源的车行至一半,被交警发现超载,拦下拍照,带下超载(站立着的)的乘客,过了十来分钟,交警居然喊来另一台中巴车安排这些乘客上车赶路,我感叹,婺源交警执法时是规范、负责任的;我住宿的居民家一大清早便敞开房门出去撑船做生意了,也不担心我下楼出门顺手带走几个他满屋摆放着待卖的龙尾砚,那可要好几百一个啊,我感叹,婺源村民是淳朴厚道的;那个设了局要我们去看的汪口的小街和河流渡口的景色也是不错的,走一趟并不冤枉,那张花了十块钱买来的照片加上两页婺源风景照,我的朋友看了都说物有所值,并不冤枉,我感叹,婺源的商人做生意还是有良心的。
 
四 说婺源的文化
 
看着如织的人流,我在想为什么婺源如此受到追捧呢?在当地见到的标志性广告中,婺源都被冠以“中国最美丽的乡村”的桂冠,然而,婺源仅仅是因为美丽而让人流连吗?想起央视里经典的广告词是:“美丽乡村、婺源老家”。为什么去突出婺源像个“老家”的特点呢?在婺源,我们确实看到了那白墙青瓦飞檐的极具徽派建筑特色的古建筑;看到了那饱经风霜、盘根错节又枝叶茂盛的古树、看到了那曲径通幽、水洞相连的古溶洞;看到了那小桥流水人家的古村落,这些极具中国传统文化意味的文化符号、文化象征,都让人有心灵归宿之感。“老家”两字恰好点出了我们期盼心灵归宿的情结,因此可以说,婺源的吸引力不仅仅在于它的乡村风光的美丽,而是在于它文化底蕴的深厚、文化象征的鲜明,文化遗存的相对完好,它在人们潜意识的心目中成了中华传统文化的标志之一。那络绎不绝的游人对婺源的赞美本质上是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内心认同和心灵契合啊。
然而,这是否就真的说明我们喜欢这种以农耕文明为基础的中国传统文化了呢?我看又未必!
我在婺源住的是典型的传统土砖土瓦的民居,可一谈到住宿,房主立刻以电视空调房做招揽,进去一看,住房和厕所全部是瓷砖,洗浴是太阳能的热水器,干净的厕卫条件,更不用说电灯和自来水了,这一下子传统文化的东西全没有了;我们吃饭的地方也是典型的传统徽派建筑房,起着极具传统文化意味的饭店名字“小桥驿站”,可以一坐下来,点菜、烧菜、上菜全部程式化运作,烧菜用的是液化气,吃饭用的是定点消毒、真空包装的碗筷,也离传统文化远的很;我们去看的是典型的农耕文明,可坐的是大巴车、走的是高等级公路,喝的是瓶装矿泉水,买的票是识别指纹的电子卡,这一切可全都是现代工业文明的硕果啊。婺源的山水民居景观再让人陶醉,但我不看并不缺失什么,但婺源没有了干净的厕卫条件、平坦的公路等等,我们一定会感到很难受很难受。我们依仗着全程的、直至婺源景区内核的现代工业文明产品的无微不至的支撑,去浏览了一次传统农耕文明的景观,这性质和清末民初的人们进城看一次“万花筒”、“西洋镜”有什么两样?和一百多年前闭关锁国的中国人惊讶于西洋人的“船坚炮利”有什么两样?和清朝的皇族贵胄摆弄洋毛子们带来的钟表、玻璃等“奇技淫巧”的玩意儿有什么两样?!从外地到婺源、到婺源核心景区的周围、到景点物的内里,都充斥着现代工业文明的物质或理念。那些个忧祖忧宗忧文化之士曾经为中学、西学哪个为体、哪个为用打了几十年口水仗,他们可以到婺源来看一看、想一想、辨一辨,即使在这样一个中国传统文化、农耕文明的标志地,也不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而是西学为体、中学为用!不管张之洞老先生在地底下叹了多少气,不管北大清华又开设了多少国学研讨班,不管中小学校对学生的背古诗颂古文进行了多少有益的教学探索,在婺源,我突然感到,中国的传统农耕文化再也唤不回了!
 
五 说我们的游历
 
不过说真的,我们这次去看的东西真的是有限,晓起游客太挤,没心情看,汪口时间太赶,没心思看;灵岩洞太熟(和娄底的波月洞差不多),没兴趣看;思溪延村太乱,没有看懂;“爬山虎”的那群年轻人不过是借着游婺源这个契机在玩他们自己的游戏,玩什么游戏呢?一是玩唱歌,二是玩“猜拳”,三是玩表演节目。可别小看了他们的玩,他们玩得很有能力:在车上人分两队拉歌,他们能把含有“一”字的歌曲唱出四五十首,把含有“爱”的歌曲拉出三四十首;猪太帅这个主持人的记忆力好,可以随口就将别人结结巴巴哼出的曲调轻松自如地接唱下去,犹如有人刚一提出对某一英语单词翻译上的疑惑,钱钟书就可以历数出它在牛津词典中的不同种注解;顺流逆流的音准好、定调准,能够在毫无音乐伴奏的情况下丝丝入扣地唱出,犹如齐白石能在没有任何辅助工具、没有任何草稿底线的帮助下悬臂一笔划出长达三尺、细若游丝的虾须;向阳藏歌对歌的专业性强,总是以孙燕姿、王菲等一、两个歌星的曲子对阵,犹如别人是有什么牌就胡什么牌,她则坚持打万一色或筒一色的牌;丫丫的游戏主意多,表演节目更爽快,犹如谢娜总能配合好何炅,在快乐大本营的舞台上说神演神、说鬼演鬼。有了这样好的主持、这样放得开的配合群体,爬山虎团的气氛一带而起,始终高昂,再仗着80、90后的年龄自信,他们在最古老的徽戏舞台上上演最现代版的调情大戏,在最宁静、静谧的李坑村里发出最欢畅的浪笑,在门槛最高、气氛最肃然、地位最高的萧江宗祠的三神牌位前开展最赤裸的打情骂俏;如此一弄,出去旅游只是为他们能聚在一起游戏提供了一个理由,婺源只是为他们的青春演出提供了一个大舞台。我想当年的红卫兵是不是就是这样笑傲千年祖宗、粪土极品国宝的呢?
一边是苍然的历史积淀,我的专业和性格都同它们如此心有灵犀,一边是鲜活的青春少年,我的年龄和经历都同他们如此隔靴隔裤。然而,旅游一定要神情肃穆吗?对古人一定要顶礼膜拜、敬畏有加吗?对古文化一定要抬头唏嘘、低头吟咏吗?唐诗宋词不也是那时说唱风花雪月的流行歌曲?《西厢记》、《牡丹亭》不也是那时的少男少女们怀情思春之反映?这些木质苍苍的古建筑当年主持兴建者不也正是一批英姿勃发、心雄万夫的中青年人的吗?这些苔迹深深的古书院当年传出的读书声不也正是发自一群精力充沛、怀揣梦想的少年人吗?难道一定要先逝成往事才能在当代得到追捧?一定要先肌骨风干才能让今人血脉涌动?一定要先让时间否定才能让今天的人们肯定?
抬头仰视古建筑那庞然的横梁和精美细致的雕画,侧脸旁观那批嬉笑追逐的爬山虎们,我想,他们在存在上是平等的;数百年前在这里拓土筑屋、耕读度世的婺源人和在娄底辛勤工作赚工资、搞次旅游玩把心情的爬山虎们的人生轨迹是可以平行的;我对他们的观赏角度应该都是平视的。
思来想去,那么我,倒底该向哪一边去站队呢?!
 
 
湖南 娄底 肖群章 13873834678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本文】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承办人:胡来富 备案号:赣ICP备19008072号
联系电话:0793-7244641 手机:13576333256; QQ:345079121
技术支持:SEYES J.and.H @2019-202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Baidu